全站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大家发高手论坛网 >

观风云变幻 助大国气象

出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9-07   您是第 位浏览者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9月2日讯(记者记者常理实习生程曼诗)1952年的一个冬日,天气格外寒冷。陕西秦岭大巴山深处的略阳县,迎来了三位“全副武装”的年轻军人,他们背着沉重的行李、设备和,从汉中走了整整四天的山路,才到达此处。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在略阳建设一个气象站,支援西藏的航空气象保障。

  带队的年轻人就是李泽椿,那一年,他刚刚17岁。彼时的他可能还不知道,自己此后的人生将跟我国的气象事业牢牢地绑在一起。

  60多年来,李泽椿参与、主持了我国最早的天气预报和数值天气预报业务及其系统工程建设和科研技术开发工作,先后建成我国第一个自动化的业务(2天)短期天气、第一个中期(十天)以及局地范围的中尺度数值预报业务系统,为国家安全减灾防灾工作做出突出贡献。

  如今,虽已84岁高龄,但李老仍然闲不下来,他时常来到单位,做一些行业的咨询工作,和青年人聊聊天,交流交流最新的行业动态。只有这样,他的心里才会觉得踏实。

  农业,自古就有“靠天吃饭”的特点,这个“天”就是天气。农民辛辛苦苦一整年,如果赶上台风、暴雨等自然灾害,很可能颗粒无收。

  我国是自然灾害严重影响的国家。应对突发自然灾害,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生态环境、国家粮食安全,经济建设各行业正常运行都少不了对天气气候变化规律的掌握,大气科学本质上是国家和人民需要的应用科学。

  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气象事业几乎是零起步,没有任何基础可言。1951年 ,年仅16岁的李泽椿积极响应国家“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成都西南军区空军气象训练班学习气象观测。毕业后,他先后在西北军区司令部军训队任教员、陕西军区、宝鸡军分区气象站任观测员。

  “当时,全国的气象站也仅有60多个。”李泽椿说,气象科学具有很强的特殊性,必须在大气实地进行监测、预报实践中检验规律的其正确性。要在大自然中获取正确的资料信息,才能进一步深入研究,它是一门与现代各种科学与技术(如受遥感卫星雷达,计算机应用)相融合的学科。

  李泽椿是幸运的,因为他所投身的气象事业整好赶上了我国科技高速发展的时期。1971年,李泽椿主持和参与了将气象卫星的卫星云图进行台风定位引入中央气象台业务的应用。1978年全国科技大会之后,中国气象局建立了数值天气预报业务系统,以改变传统的天气预报预报方式,满足社会对气象预报的需要。

  20世界八十年代,李泽椿开始参加和技术领导短期(1至3天)数值天气预报业务系统建设。他带领北大、大气所、上海市局和国家气象中心的十名同志去日本气象厅研修和试验我国自己构造的北半球及区域数值天气预报业务方案。回国后,他带领团队搭建了我国第一个自动化数值天气预报业务系统,该工作获1985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短期数值天气预报系统的建成,标志了我国天气预报业务由单纯天气学和统计方式增加了以计算机计算,基于大气物理规律的数值天气预报方式,在预报业务上有一个质的变化,为进一步提高水平提供了技术支撑。

  “气象工作是小行业大覆盖”。原中国工程院院长徐匡迪院士曾对气象事业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追求科学的道路是无止境的。最新抓马王特马图,短期天气预报取得积极进展的同时,新的问题也出现了:老百姓、政府、建设部门需要更长时间的天气预报。

  20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我国开始了中期(3至10天)天气预报研究和国家气象中心的中期预报系统建设,包括科学方案制定、通信系统、计算机系统、服务系统等。

  “别看只是延长了几天预报时效,需要解决的问题可是非常之多。”李泽椿告诉记者,首先对大气运动规律的认识要更深入。其次,计算方法要改进,计算能力需求几何级数成倍增加。资料处理方式与装备也要改善,通信系统相应跟进。因此,需要足够先进的计算机才能把业务方案中复杂的物理过程计算好。

  问题接踵而来。国家能否批准让进口购买国外计算机?即使允许进口,能否顺利买到计算能力足够大的计算机?要知道,当时英美等国是限制向“社会主义国家”出口计算机及其他高科技技术产品的。

  李泽椿迎难而上,决定“两条腿走路”:一方面立足国内自主研发,与国防科大的银河II型计算机合作,开发中国的中期业务数值天气预报系统;另一方面,他通过我国政府向西方发达国家提出购买大型计算机的要求。

  经过若干年的努力和交涉,李泽椿团队最终得到了国产银河II和进口当时巨型机系列的CRAY C90及相应辅机。

  好事多磨,从西方国家购买的计算机并没有马上到位。对此,李泽椿提出“小马拉大车”的方案——将国家气象中心现有的计算机实行尽可能扩体升级作为试验机,把预报业务方案分割成几部分,使现有条件可以实施科研试验工作。“这样做可以提前训练干部,试验业务方案的可用性等。建立银河II与CRAY系列两条互为备份的计算机系统,保证任何时候不因计算机而导致业务中断。”

  我国是自然灾害多发的国家,如何提高预报方法减少气象致灾,是各方关注的难题。

  气象灾害中往往有持续性大范围的灾害,几千公里以上即所谓的大尺度,也有局地天气系统导致突发性灾害,在气象上视作中尺度。大约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我国气象部门在数值天气预报中对大尺度的物理过程认识、计算方式采用和数值的获取有一定的成熟度,但对中尺度研究尚少。

  九十年代初,北京延庆下了一场暴雨,引发了泥石流并造成了人员伤亡。为了提高局地中尺度系统引发的灾害天气预报水平,李泽椿思考用数值模式来预报局地中尺度系统引发的灾害天气。通过协同攻关,李泽椿带领团队逐步研发形成了在国家气象中心的中尺度预报方案,并同北京市气象局联合开发形成了北京市的中尺度数值天气预报系统,为北京市天气预报提供了有效的科学根据。nba2012-2013赛季常规赛11月4日热火vs

  “九·五”期间,为解决预报计算的速度满足业务应用时效问题,李泽椿作为中国气象局重点课题“并行计算机在数值预报领域中的应用”的技术组组长,组织科研人员开展将并行计算技术应用于数值天气预报业务系统中的科研开发工作,在IBM SP机和神威机上建立了集合预报系统、中尺度数值天气预报系统(MM5)、延伸全球数值天气预报系统,提高了业务系统的运行效率。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2008年北京奥运会,天气是最大的“裁判”。当人们把目光全部投向运动员的时候,很少有人晓得每场比赛后面,都有气象专家在运筹帷幄。

  在李泽椿看来,奥运会是对中国天气预报水平的一次“大考”。为保证奥运会期间的天气质量,科学家们制定了一系列服务措施:精细预报,北京地区的天气每三小时预报一次,奥运场馆的天气每半小时一次,还针对各种奥运项目进行专项天气预报,加强监测。对大风、雷暴等天气实施专项监测。

  据李泽椿回忆,国家气象中心和北京市气象局牵头,联合了国家气候中心和国家气象信息中心等单位,经过几年的系统性科研攻关,在精细数值预报技术和集合预报技术,灾害性天气临近、短时和短期预报技术,环境气象和体育气象评估技术等诸多领域,取得了重大突破,也在我国体育气象领域服务方面填补了多项空白。

  近年来,随着年龄的增大,李泽椿逐步退出一线,把精力用于指导研究生和将气象领域工作引进到其他行业的咨询工作,让青年人更快成长。在空闲的日子里,他喜欢翻阅各种将领人物的传记,“我以前当过兵,很喜欢将领,主要是欣赏他们身上的道德品质。开阔的眼界、正直的胸襟、不随波逐流的品质让我无比崇敬。”

  在培养后备力量上,李泽椿认为预报实践工作更需要业务性质的学科带头人。“李院士的说话和为人,让人真的觉得有学者风范的大家。”中央气象台工程师尤悦评价道。

  回顾60多年的业务科研经历,李泽椿坚持认为一个科技人员能切切实实做一些有益的工作,需要时刻谨记谦虚谨慎、锲而不舍、严谨谦让。“要时刻不忘气象人的初心,牢记为国家为人民保障的使命。”